不锈钢罐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不锈钢罐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超速闯红灯逆行等频繁上演狂奔骑手小心安全
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02:43:07 阅读: 来源:不锈钢罐厂家

无论刮风下雨,外卖送餐员都争分夺秒冲在一线。

天津北方网讯: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互联网+餐饮+物流,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,也改变了餐饮行业。外卖送餐员,作为一个特殊的行业,从业者越来越多,他们又被称为骑手。截至目前,在天津大街小巷穿行的骑手已超过4万人。为了准时将外卖送达,骑手们分秒必争,超速、闯红灯等频繁上演。骑手们为什么送餐时一路狂奔,他们的收入到底是什么水平,带着种种疑问,记者走进这个特殊的群体。

被淘汰的女骑手

从来没有一个职业,性别标签是如此明显。市民们在街头看到穿着各种颜色工作服的骑手,有蓝色的饿了么骑手,有黄色的美团骑手,还有红色的宅急送,此外还有其他颜色标识的第三方平台,如达达、闪送等。这么多颜色的送餐平台中,女骑手却凤毛麟角。

在南开区白堤路片区,记者遇到了一位女骑手阿英(化名)。阿英来自河北省张家口市,今年23岁。高中毕业后,她在当地一家商场做售货员,随着人们都去电商平台买东西,她所在商场的生意每况愈下,后来她不得不辞职另谋出路。

阿英还有一个弟弟,正在上学,她作为姐姐,需要承担家庭的一份义务。3年前,她来到天津找工作。3年间,她做过收银员、洗碗工、酒店服务员等。

从事服务员、收银员等行业,阿英一个月只能挣3000多元,“最多一个月挣了4500元”。眼看着弟弟考上了大学,她需要多挣些钱贴补家用。浏览网络信息,她得知,外卖送餐员这个行业是城市中新兴的职业,“有月收入过万元的”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阿英拨通了一家外卖平台招聘骑手的电话。

主管对这位女应聘者并不热情,但阿英很执著,坚持要试一试。主管把实际情况全部交代:我们这个片区有40多位骑手,加上其他平台的,有150多位。但女骑手很少,不超过5个。这一行既苦又累,一般的收入在5000-6000元,但干得特别好,月收入过万元的确实有。

身材娇小的阿英,自小干过各种农活,还开过拖拉机,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精气神儿。“送餐不就是开个电动车四处跑,这有啥难的?”主管就给她配了电动车、头盔等,再经过简短的操作培训,阿英就开始接单送单了。

真正干了两三天,阿英才发现实情,骑手可真是不好当。第一天快12点接了一单,店铺离自己1.5公里,离客户3公里,这个单子有些远。阿英决定走小道,实在不巧,那个路段上有个小学正放学,家长们把路口都堵了。阿英进退两难,只得一步步挪动,鸣了两声喇叭,听到一位家长说:“按什么喇叭,吓着我孩子了,你们这些送外卖的真缺德。”阿英心里好一阵委屈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紧赶慢赶,她在截止时间内送达了这单。

阿英无奈中坚守着,连续一个星期,她每天都有单子没有及时送达。城市交通拥挤,为了躲避公交车和行人,她总是礼让在先。红灯频繁亮起,她不得不踩下刹车,在路口等待。“等红灯时最难熬,一秒秒过去,客户肯定很着急,下一单也在催了。”有时候走着走着,催单的电话打来,阿英还得停在路边,又耽误了时间。

每天阿英送15单左右,这个业务量在片区里基本处于垫底状态。她也问一些男骑手,向他们讨教,如何能多送几单。一位男骑手告诉她,你得“胆子大,脸皮厚”才行。何谓“胆子大,脸皮厚”?同事说:“那得不怕闯红灯,不怕别人说。你身上有拼劲儿,但没有狠劲儿,很难干成这一行。”他话锋一转,“不过你们女孩子,有几个能干好骑手的?”

阿英也观察了业绩好的骑手,他们连头盔也不戴,耳机线连着手机,真是一路狂奔,遇人提前按喇叭,大声嚷着:“让一让!让一让!”在一些十字路口,跟着小汽车后面左右穿行,只要没有太大风险,闯红灯、逆行、超速是常有的事。

眼看着业绩没有提升,核算下来一个月挣不到4000元,而且被罚了不少。在干了20天后,阿英选择离职:“听说,我们这个片区已淘汰几位女骑手了,我也是这个平台这个片区的最后一个女骑手。”

罚款和投诉骑手最害怕

在河西区黑牛城道附近做骑手的小武(化名),每个月辛苦奔波,能挣到6000元左右。这个平台,许诺给骑手们每单6元,小武每天能送20多单,这已达到他的极限了。“外卖不像普通的快递,可以自己设计线路,自己确定何时送货。骑手们不行,接的单子是热餐,都是有时效的,路线也基本固定。”

小武的神经经常都在紧绷着,最怕听到客户催单的电话。在马路上飞驰时,他听到手机发出的催单、新单等信号,分外紧张。“一紧张,电动车方向没控制好,会发生事故。曾经碰倒一个骑自行车的大爷,赔了500元才让走,等于三天白干了。”

小武最担心的是客户的投诉以及公司的罚款制度。现在用手机点外卖的市民越来越多,有上班族、大学生,还有不喜欢做饭的宅男宅女。他们之所以到外卖平台点餐,除了自己不想做饭外,另外一个原因是,他们对外卖的期待超过他家或者公司附近餐饮店的服务水平,这种过高的期待会带来频繁的投诉。

小武遇到过多起客户的投诉,一些投诉明显是餐馆的问题,而不是骑手的问题。一些客户,把菜肴的口感不好,归咎于骑手们送得慢,即使在规定的时间内送达,他们还会觉得,要是骑手早送过来5分钟,或者做好马上送过来,口感会更好,至少比现在好。“说实话,有的客户钟情的餐厅,可能最近换了厨师,订外卖的客户并不知道,就把责任一股脑儿推到骑手身上。”

客户一投诉,小武就一哆嗦,又被扣掉20元,这基本等于送三单才能挣的钱。这还不算什么,投诉多了,扣掉几百元的也有。小武现在只得学好和客户沟通,满脸和气,微笑着请客户在网上及时点击送达按钮,并给予好评。有时候,小武还会询问客户是否需要倒垃圾,顺手把外卖客户的垃圾袋从6层楼上提下来。

如果给一个行业设立满意度,小武认为,他们这些骑手可能不会有满意度,有的只是不满、意见和投诉,而他们等待的最终结果也只能是罚款。客户的期待,商家的要求,平台的管理等等,都汇集在骑手一个人身上,承担的太多。而且现在外卖平台竞争激烈,是物流行业争夺城市最后一公里的“上甘岭之战”。

一次受伤改变了小武的选择。今年5月,在给一个路程比较远的客户送餐时,由于太着急,他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树,大腿受伤,躺在床上休养了一个半月。他无奈地说:“我哪有不着急的时候?以后送外卖还不是继续着急,在马路上一路狂奔,说不定什么时候出事。”

现在,小武应聘到北辰区一家电商物流平台,送一单2元,干了12天挣了2000多元。虽然以前送外卖一单6元,现在一单只挣2元,但小武不再担惊受怕。他可以根据所有的单子设计行走的路线,按照自己的意愿一单单送。不再像以前,他总感觉是骑着电动车在战场上冲锋似的。

该给骑手们“松绑”了

最后一公里的商业竞争,资本家们投入的是金钱,真正冲锋的是一个个骑手。骑手多送几单,就提高了市场占有率和流量,为下一步外卖平台估值的提高做出了贡献。美团网的估值已达70亿美元,饿了么的估值也达到50亿美元。数十亿估值的背后,是一个个在街头狂奔的外卖骑手。严苛的量化考核方式,按单计酬的工资刺激,投诉处罚的管理制度,使得这个战场伤员不断,流动性很强。不断有人退出,也不断有人加入,铁打的是估值越来越高的外卖平台,被淘汰的是精神、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的骑手。

第三方平台达达物流的史先生透露,在天津地区,市民只要自己在平台上注册,即可接单,类似于此前的滴滴打车。记者登录该平台发现,其订单的金额比普通的外卖平台价格要高,午间订单金额在7元左右,晚间9时以后,最高的订单金额可达16元。达达上注册的天津快送员达到1万多人,活跃的仅有3000多人。这说明有很大一部分骑手,并不能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当前全国外卖市场的年总交易额达到2000亿元,有400万人从事外卖骑手行业。在天津的4万多骑手中,大部分活跃在中心商务区、美食街和大学城附近,服务白领和大学生。

腾讯科技的一项调查显示,被投诉的骑手中,60.3%被诉“送餐太慢”,在各种原因中位列第一。骑手们最担心的是被投诉送餐慢,高达78.6%,在各种困扰因素中也位列第一。电动车的车速,跑不过网速,是当前外卖市场矛盾的焦点所在。客户期待是“立马送达”式的网速,骑手们行走的却是拥堵的路段,遭遇着熙熙攘攘的行人,来完成一项“餐饮+互联网”融合的使命。

在心理和身体的双重重压之下,全国平均每2.5天就有一名外卖骑手遭遇死伤。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统计,今年上半年,涉及全市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76起,饿了么和美团各占26%。

在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,网络下单、移动支付的快捷性,超过餐饮服务行业提供美食的速度,这是不争的事实,让外卖骑手来承担这项使命,是严苛和不合实际的。马路上狂奔的外卖骑手,承载着商家的希望、客户的期待,他们置自身安危于不顾,更无暇顾及道路交通安全,会带来愈来愈严重的交通隐患。

互联网巨头应承担社会责任,他们在加大资本投入,扩大融资的同时,也应提高外卖骑手的待遇,包括为骑手投保意外伤害保险。改变“以罚代管”的制度,让骑手不再以“快”为唯一目标,同时社会各界人士尤其是网上下单的客户,给予骑手们理解和包容,这样骑手们才不会再一路狂奔,道路上也少一些安全隐患。

现在的小武,已不再是骑手,但他还是一位快递员。偶尔,他会在手机上点一单外卖,当骑手出现在眼前时,他像遇到了曾经的战友,是那么的亲切。无论怎么样,小武都会给这位骑手一个好评。

治男性性功能障碍医院

长沙肿瘤医院治疗技术怎么样

治牛皮癣专科医院网上预约

福州治疗阳痿医院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