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锈钢罐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不锈钢罐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新海派书画成春拍黑马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8:00:16 阅读: 来源:不锈钢罐厂家

提要:在今年3月举行上海道明春季拍卖会上,杨正新、乐震文两位先生的巨幅山水分别以120万元、143万元的高价刷新了自己作品的成交纪录。种种迹象表明,新海派无疑将成为春拍市场的黑马。

新海派拍场走俏

在中国画坛上,海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画种,一般指的是发生于19世纪中叶起,一群画家活跃于上海地区,并从事绘画创作的结果与风尚。早期海上画派的第一代画家有任伯年、吴昌硕、虚谷、任熊、任熏等,第二代海派画家有朱屺瞻、陆俨少、吴湖帆、钱瘦铁、颜文梁、林风眠、郑午昌、刘海粟、江寒汀、谢稚柳等。当代有陈家泠、张桂铭、杨正新、卢辅圣等。有观点认为,新旧海派以第一与第二代画家离世为分隔点。

“新海派”在改革开放以后显示出旺盛创作精力,他们活跃在上海滩,代表了当代海派画家的总体风貌。在题材选取、创作方法、审美旨趣等方面,“新海派”都跳出了传统海派的圈子,有着浓郁的个人化倾向。虽然他们各自的风格不尽相同,但无一不具有鲜明的当代精神,比如吸收并消化外来的艺术元素、注重想象空间和心理体验。

从近年来的拍卖市场上来看,新海派的画家已经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,像在今年上海道明的3月春拍中,杨正新的《江南好》,估价60万至80万元,落槌价为120万元。画中的线条更是展示了他深厚的功底,对于景物的取舍以及细节处理非常到位,布局上也呈现出江南私家园林的雅致。年逾古稀的老画家韩敏也是新海派中的代表人物,其以人物画著称,兼擅花鸟、竹石。其笔墨清润朗净,人物造型妩媚动人。他的书法也很有特色,学郑板桥,笔力清健,章法错落有致,如乱石铺街,别具神韵。因此,韩敏的画作一直是拍卖会上的“抢手货”,在今年荣宝斋(上海)春拍中,将有一批韩敏的书画精品,像《浴马图》等都充分展现了画家的精湛技艺。

著名画家陈家泠先生曾经表示,海派就是一种现象,不一定是上海人画画就叫海派,尤其是我们搞水墨的,水墨是一种水文化,文化是建立在水系的基础上,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,哪里有水哪里就有生命,哪里就有丰富的物产,而有了丰富的物产才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酝酿文化,文化得到了发展,艺术品、绘画才有存在的空间。当代给了我们艺术家一个很和谐、稳定、蓬勃发展的自由空间,我们应该珍惜这大好时代,好好绘画,好好创作。

新生代日新月异

海派当代名家的许多力作予人的不仅是惊喜、赞叹,更是期许、注目与畅想。他们既是传统海派的守望者,又是新时期水墨的拓荒人,使古老的传统绘画融入日新月异的都市生活。像70后画家庞飞从陕南的大巴山里走来,他没有回避崇山峻岭的弧线与现代公路的造型冲突,他在古今遇合中找到了切入点。受其外公、画家林曦明的影响,庞飞在意笔水墨山水画上用功最多。他把自己成长经历中最为深刻的陕南自然山川的地貌特征,通过综合印象进行提炼和概括。

和多数的“都市绘者”不同,洪健的画面里,没有人,唯有观者的视线投向“精工”的建筑图像,反而产生了一种别样的冷峻。正如评论家徐明松曾经写道的:“在他的画面里,没有人,也没有城市的喧嚣,只有似乎生硬的单体或组群的建筑立面。洪健把欲言又止的克制和欲说还休的明智巧妙地投射到画面上,给干净利落的画面渲染了一层情绪色彩和文学的意象。 ”

追溯海派绘画的史略,上海从1934年起,就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女性艺术家发起组织的“中国女子书画会”,涌现出了吴青霞、李秋君、陆小曼、周练霞等一批当优秀女画家,成为海上海派的一颗颗明珠。在目前的新生代海派女画家中,鲍莺无疑是其中的代表。其画风细腻,作品以花鸟人物见多。以人物中见花卉、花卉中见人物的比拟手法,用中国传统笔墨与西方印象派绘画相结合的绘画语言,通过对传统经典的重新演绎,从女性的视角表现了生活的浪漫、优雅的风范和超脱的人生态度。

何曦的作品无论在学术上,还是在市场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这不仅和他的绘画能力息息相关,更为重要的是他对于绘画与金钱的认识,其曾经表示,虽然我们周边不缺少画廊、经纪人,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在画家这里赚到钱,而没有像海外那种帮助画家走向成功的氛围。这就是需要画家能够在金钱的诱惑中准确把握好自己。说到底,画家之间的比拼,除了绘画功底之外,最为重要的就是人的品行。这些年来,何曦又玩起了跨界,在今年5月17日举行的第三届九城艺术联展(上海站)上,庞飞、洪健和鲍莺拿出的都是绘画作品,而何曦则拿出的是自己的摄影作品。

新笔墨决定未来

回思以往的海派,从吴昌硕、任伯年的开创,到以后的刘海粟、林风眠、朱屺瞻、关良和程十发等,皆具有海派融会中西的鲜明创新特征。当年老海派声震遐迩,风行于天下,就连齐白石、徐悲鸿和潘天寿等,亦曾深受影响。而今,被称为新海派的上海画家,画风融会中西的创新特征也不能说没有,但在全国的处境和影响,却已大不如往昔,这无疑是值得我们深思的,也代表了其中可能会有更大的机会。

然而,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新海派最大的问题在于画家的中庸状态,在应变策略上可进可退,可攻可守,虽然是左右逢源、相当灵活。但如若搞不好,也可能是既不现代又不传统,变为不中不西、亦中亦西。

中国画要讲笔墨,线条的好坏决定了画的高度,没有了笔墨这个核心,再漂亮的画也只是昙花一现。因而对于藏家来说,并不是画得越像这个画就越值钱。在富有现代性的符号创造更是让其作品显得新颖有趣的同时,充满了传统的意境,这样的作品才值得收藏,并将会有不错的“钱途”。

气割辅助设备

不锈钢屏风批发

食品酶制剂批发

钢板网苗床价格